毕业那年——比赛

一月 26, 2015

毕业那年——比赛 没有人是英雄,所以不要再逞英雄了。 当我觉得我应该分享我毕业那年的经历给更多的人的时候,没有 […]

gift

极客爱情: 情人节礼物大作战

一月 25, 2015

是时候应该反击了 当我看到@鄢得諼草 的那几篇黑我黑到体无完肤的#极客爱情# @Phodal 故事的时候,我发 […]

毕业那年

毕业那年——前言

一月 17, 2015

毕业那年——前言 那时我们刚刚大四,然而大学已经结束了。 我们一直在骂着”万恶”的应试 […]

earth

地球是平的 未来是等的

十二月 2, 2014

很少会对一部电影写下一些东西,周末在电影院看了《星际超越》,刚刚看了《赐予者》。人们在不停地思考着未来,未来很 […]

为何开始教中文女友学编程

六月 26, 2014

过去编程这种事只有专业的人才能做,见过不同的人掌握着很好的编程能力,有学美术的,有学金融的,应该也会有学中文的 […]

GFW与《进击的巨人》

六月 24, 2014

在休息的这些日子里,由于电脑仍在罢工中(ps:主板坏了)。而我的状态是:等待入职+寻找,当然也找了些事情来消磨 […]

寡头时代——跳舞的大象

六月 16, 2014

当大象开始跳舞 我们把一个又一个的互联网巨头形容成大象的时候,却没有意识到大象开始跳舞了。 在还没有工作之前, […]

寡头时代——新的希望还是?

六月 14, 2014

在UC落入阿里之口之后,开始感概这个时代已经变了,不再是一个天堂了,这已然是一个巨人的时代,一个寡头的时代(B […]

每个宿舍都有一朵奇葩

六月 12, 2014

仅以此文献给每个生活在宿舍的同学,也献给每个宿舍的奇葩。建议不要人肉,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及问题。 每个宿舍都 […]

程序猿

舌尖上的程序猿

五月 27, 2014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刚反射到电子屏幕之前,新一代的程序猿便开始双手敲击键盘,精神饱满地对着屏幕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

full stack programmer

成为全栈程序员的捷径

五月 27, 2014

今天我们不得不去接受越来越多的概念,不同技能、不同职位的人都有不同的职称。到了今天,算得上是一个全栈程序员,渐 […]

火车

火车上的谈话

五月 18, 2014

回来的火车很长,火车很长,路也很长。 有时候就如同在火车上遇到过的一个人所说的,“因为坐火车花的时间比较长,所 […]

programmer code

一个程序员离职引发的思考

五月 14, 2014

最近看到这样一篇文章——《做程序员压力山大,很多人都快疯了》,文中讲到的关于程序员压力的种种,不得不引起我们这 […]

computer culture

何处的中国计算机文化

五月 14, 2014

说在前头 所谓的标题也就是如同程序名的意义一样,自然的一个好的标题能吸引更多的驻足者,当然了,此篇不是送给标题 […]

关于女朋友,程序员都是怎么想的

五月 9, 2014

本文的数据来源是 遇见程序员男友 的评论,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 最程序员的说法 没对象你new一个 […]

matrix-source-code

程序员眼中的程序世界

四月 26, 2014

规律,世界的运转遵循着一定的规则。比如地球围绕着太阳转,月球围绕着地球转。我们无法理解月球为什么叫月球,因而C […]

关于站主

三月 27, 2014

Phodal Huang, Thoughtworks实习生 相关文章: 寡头时代——新的希望还是? GFW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