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amer

中文女眼中的工科世界

By 鄢得諼草, 四月 13, 2014

作为一个文科生,一枚学中文的标准文科生,理工这两个字就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人生字典里,高中时代只能考26分的物理多年来一直让我引以为傲。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或者说是一段偶然情况下的必然感情,让我开始长期在实验室蹭网,耳濡目染了些工科生,或者说工科男的世界,————我想真正喜欢工科的女生,一定是神汉子一般的存在。

对工科的最早的直观印象是高考填报志愿之时志愿书里理工科洋洋洒洒的一大串,乍一看都差不多听起来却又每一个都那么高大上,实在不在我等文科女的智商理解范围之内。所在的大学本质是个师范类院校,走在路上洋洋洒洒一片都是飘着长发的女生,实验室里成了唯一能够见到男生聚居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同数据代码或者电焊铁打交道的缘故,让这些成天在实验室里与机器打交道的男生看起来都像是被格式化过一般,或双目无神,或萎靡不振,或脸上写满了干瘪的木讷,他们往往趴在电脑或者其他冷冰冰的机器面前一折腾就是几个小时,不知道那些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看懂的代码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瞬间闪花了他们的眼睛,也不知道那冷冰冰的机器和数据究竟给了他们什么热情。那些看起来长得都一个模样的电路板和颜色单一的电线怎么连在一起就改变了世界,他们嘴里吐出的那些弥漫着花香的鸟语常常让我怀疑我是不是也是一个说了十几二十年汉语也认识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的正常人。于是往往在念着我的诗词敲着我的小说却一不小心误入他们那完全不同的世界之后,也只好感慨一句,隔行如隔山啊。

当我们在风花雪月的世界里幻想着古人的花前月下,他们在拿着电焊铁焊接着这一块电路板和下一块电路板;当我们坐在安静的咖啡馆翻着杂志装小资,他们在电脑前敲着这一段代码和下一段代码;当我们写写诗填填词练练书法彰显文艺,他们突然从他们冰凉的数字世界里抬起头,大喊了一声:“我擦,bug!”

有些东西长期浸泡其中是可以被感染的,就好比用来装逼的文艺。也有些东西这辈子和你无缘是你再怎么浸泡其中也连想装也装不了的,比如工科生高大上的世界。有时候很有冲动把他们的脑子剖开看看他们的大脑构造是不是和我们不一样,为什么同样生而为人差别就这么大呢?正如大家所知道的,他们的世界较规律而富含逻辑。同样是写文章这一件事,我们写文章靠灵感,没有灵感的时候对着编辑页面或是稿纸无论如何挤压都挤不出一个字;他们写文章用逻辑,第一点第二点条理清晰侧重点一目了然。于是我常常会在没有灵感的时候木木的坐着眼神空洞放空自己美其名曰寻找感觉,而他们随时可以编辑出一级标题二级标题就像随手拿起一电烙铁一样自然。————原谅我不知道电烙铁应该用什么量词形容。当然,这是针对于那些还喜欢写写除了代码以外的东西的工科生而言。

工科生似乎都更注重“内涵”。好比我们买电子产品更看重它的外观是否美得让我们有收纳囊中的冲动而他们更在意产品的性能一样,相对于我们对衣着以及外表的在意,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的他们总是更不修边幅一些。亦或许是长期宅着的属性让他们无需考虑应该穿什么出去见人一类的问题,再加上长期面对电子屏幕之后满脸的油腻,让他们看起来总是比实际年龄更大一些。也因此“找不到对象”成了他们最大的讽刺。不过区别于我们这样一群什么都不会又什么都看不惯的毕业即失业的中文女,他们拥有相对光明的前途,也就拥有了光明的大道。

不过工科生也有工科生的浪漫。某回看到一个用专业表白的话题,于是发了一条“你愿意陪我读唐诗背宋词诵元曲翻翻明清小说研究研究中外当代文学发展再练练书法玩玩篆刻吗?”读工科的他看到之后回了一句,“你的意思是要和我拿电焊铁吗?”我只好“啊——啊——”了很久,后来的某一天在实验室蹭网,看到前面坐着一对情侣在做毕业设计,男生和女生拿着两个大小不一类似电焊的东西头挨着头折腾电路板,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一句话: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拿电焊铁。虽然,这种浪漫是我乐于远望而不愿参与的。然而有个人愿意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给你,还是一件十分浪漫有趣的事儿。

工科生的世界相对简单。虽然,这个简单是相对的。他们那些电路代码抑或其他东西在我眼里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怪物,然而他们的生活却也像那些东西一样条理清晰。我们会在自己的世界里天马行空伤春悲秋,一点点小事情可以有成千上万字的感慨,而他们似乎永远都一副外面的阴晴风雨与我无关的模样。就爱情而言,一个工科男生往往更容易理解他手下那些冰冷的机器,而不知道他对面那个活生生的女孩究竟在想什么。他们聚在一起玩游戏或者研究小车的制作,不会有聚在一起从今天中午吃了什么聊到欧洲史的激情。

虽然工科生的智商比较高,但情商往往令人不忍直视。每个工科男脸上都写着一副傻傻的木讷样,仿佛走出实验室之后就不会和人事物打交道。或许是他们推导了太多的公式,却不太懂得这个世界的准则。亦或许是深邃的思想都埋藏在深深的脑海里,不过也因此,大部分工科生更加实在,更加善良热情,不像学了太多人情冷暖的我们看这个世界都带着各式各样的面具。这些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不善交际的工科生,当你真正走进他们的内心,也许也会被打动。

和某工科男在一起后,渐渐不再像以前那么天马行空。关心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候也开始关心粮食和蔬菜,浸泡在古典情怀里的同时开始学着关注科技关注崭新的时代。都说是文者治人,理者治于人。正如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般,文理搭配也才让这个世界多姿多彩吧。作为一个什么都不懂成日活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的中文女,找一个能装灯泡能修电脑的工科男,还依旧是居家旅行的不错选择。

作者信息:

作者:鄢得諼草
关注作者微博

【寻ta驿站】QQ交流群:202877551 快来加入我们吧。

  1. 其实,我还真觉得,所面对的那些机器,是比面对人要容易。出了的问题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暂时没发现,但面对人,尤其是面对女生的时候,好难理解。

    当然啦,电工注定孤独←_←
    PS:谁要说“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拿电焊铁”,我会用烙铁把你钉在PCB板上←_←

    PPS:真的没对象啊!

  2. 中文并非文艺,那些汉学大师和理工男看起来一样木讷。
    不管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做学问的人都是相似的。
    唯一的不同就是理工对能力的底线有硬性要求,而社会科学很难有统一的标准

  3. 看到能理解工科男的文章,总能让我感动一下,文采不错,其他的褒义词也不会说,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