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爱情之二:我们去实验室约会吧

By 鄢得諼草, 六月 3, 2014

“花花,我们去约会吧。”

他心情好的时候叫我花花,心情一般的时候叫我猪,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也不叫。

“去哪?”

“实验室!”

“……你能换个地方不?”

私以为,和宅男谈恋爱是这个世界上最能磨练人耐性的事之一——除非你是一枚宅女,你们宅宅相对,宅无限。

很可惜,我不是。我会时不时缠着他要求出去感受大好春光或沐浴习习秋风,逢年过节的喧闹则更关不住我这颗满载着向外面的世界飞去的心。

“我们出去玩吧……”我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哀求道。

“不行啊,还有点程序没写完……”

》》》》》

从我们认识开始,他就一直在写代码。为了比赛,为了个人主页,为了博客,为了其他。马不停蹄地写,废寝忘食地写。

如果他写的不是代码,而是文字,我至少可以怀揣着能欣赏美文的心态等待;如果他不是忙着敲代码,比如沉迷游戏,那我则可以义正言辞地发表异议。

然而,他是在写我这辈子不出意外的话都不大可能读懂了的云雾缭绕的代码啊……我既不能在他写的精彩之处发出慨叹,也不能对他的勤奋好学积极上进发表意见——我总不能不尊重他的工作吧!

于是,我只好抱着电脑在他旁边,刷网页看新闻,从豆瓣刷到知乎,从淘宝逛到亚马逊。我开始看电影的时候他的电脑停留在一个乱码的界面,我看完电影之后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是那个乱码的世界。我酝酿情绪开始写东西的时候他不知道在琢磨哪个语句,我写完东西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时候他还在对着代码像唐僧念紧箍咒一样念念有词。

》》》》》

“我擦!”

他在旁边突然大喊了一声。我被他吓了一跳,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

“怎么了?”他反而问我。

“没啊,你怎么了?”

“哦,没事。你继续。”

“……莫名其妙。”

有时候无聊,就转过头去对着他发呆。见他时而浓眉上翘,双手击键如飞,面若春晓之月,暗含喜色;时而眼睑下垂,手顶额头,如临大敌,色如霜打之叶;时而蹦出一句“好帅啊”;时而暴躁一句“我了个去……”

我也终于习惯了他随机播放的自言自语,继续安然自得刷我的网页,逛我的淘宝,在双休日里安心地呆在实验室蹭着免费wifi。

》》》》》

毕竟,免费wifi是个好东西。

“花花,我们今天出去玩吧。”

“额……怎么想到要出去玩了?”

“今天学校不是要停电么?”

“……”

“在哪?”

“实验室。”

“过来吃饭去吧。”

“嗯,好。”

许久之后,迟迟不见踪影,等得不耐烦的我又打电话过去。

“到哪了?”

“额,还在实验室。”

“……”

“你在干嘛呢?”

“没干嘛。”

“过来实验室玩不?”

“……”

除了吃饭睡觉和停电的时候,大概他把剩下时间基本都贡献给了他那伟大的实验室。他的生命,他的青春,和他对代码孜孜不倦的热情。

》》》》》

有一回在路上碰见一个同学,我们班里一个字写得很好的男生,于是同他说:

“我喜欢字写的漂亮的男生,字写得好的男生遭人爱。”

“长得好的男生也遭人爱……”

“对啊,但是你都不是。”

“为什么就没有女生欣赏代码写得好的男生呢?”

“你去找一个同样喜欢写代码的女生吧……”

》》》》》

他对实验室的情有独钟最终还是惹恼了我。

清明节那日天朗气清,我同他说,春色正好,出去踏踏青吧。

他不悦,难得一个周末,为什么不好好休息,非要出去人挤人呢?

我亦不悦,整日在封闭的实验室里,唯一的休闲方式便是对着电脑,不觉闷得慌么。

他没有说服我,我也没有说服他。于是,我和室友去郊外寻找春天,他留在实验室里不知冬夏。谁也没有理谁。

“干嘛呢?”良久之后,他给我发短信。

“回去的公交车上。你呢。”

“实验室。”

》》》》》

他还是答应陪我出去走走了,就像我还是坐在实验室敲字了。

于是,在我们从恋爱开始到现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我们一直在长期构建一幅双双落座面对着各自的笔记本或喜或怒的美好图景。

在每个晚饭后的空闲时间里,在每个睡足懒觉的周末,在每个拥堵与我无关的节假日,在阳光的午后,或是落雨的傍晚。

我们在实验室里,他用心构筑着他的世界,我也用心构筑着我的世界。

 

新浪微博@鄢得諼草

 

 

作者信息:

作者:鄢得諼草
关注作者微博

【寻ta驿站】QQ交流群:202877551 快来加入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