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爱情之九:当情书遇上技术博客

By 鄢得諼草, 七月 29, 2014

男朋友是一只爱写技术博客的极客。

他那大部分在电脑面前噼里啪啦的时光,除了乒零乓啷敲代码之外,也有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写技术博客上。
百度或谷歌一下他的中文名英文名,便能看到他写的那大把大把看起来都差不多的不知所云的技术博文——看起来都差不多,是因为我看不懂。
他写博客频率很高,比我勤奋多了。我虽然咬牙切齿声称我要一天写一千字,但每天都能用一千个理由将我的一千字往后拖,也常常一时兴起挖了一个坑起了开头再就没了下文。他对我这不思进取的行为很是恨铁不成钢,而我总是撇撇嘴:写作这种事情,不仅需要坚持,更需要灵感的嘛。

他对我无可奈何,虽然也总是或凶巴巴或温温柔对我说一句:亲,快写。——但也只能看着我东忙西晃默默叹一口气而后开始继续敲击他的机械键盘。他的博文似乎还总是得到业内人士的好评,不过我实在是欣赏不来:一个大标题下嵌两个小标题再加几行字几行代码这种事,如果我懂的话肯定画得比他漂亮好吗?只是,隔行如隔山,我也只能对着他前言不搭后语的行文逻辑苦笑。

他一直自诩在代码敲击者的基础上还是个writer,写作感觉良好。而我对此嗤之以鼻,嘲讽他顶多算是个半桶水响叮当的会“写字的人”。被我多次嘲讽之后,他也终于承认了他写文章逻辑混乱的事实,总是哀求着我:亲,你帮我改改嘛,亲,改改嘛。

“你一心想找个学中文的女朋友就是为了方便给你改文章么?”
“哪有,这不顺便的嘛,大专家。”他故意拖长语调,同我撒娇。
“那你为什么一心一意在中文系物色妹子啊?”
“额,我觉得我理科够用了,不需要再找一个理科女生了。而且那些工科女生,如狼似虎…”
我脑海里默默放映过他们班那些工科女生的面孔,不禁“噗嗤”笑了出来:“挺好的啊,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焊得了电路打得了蟑螂。还能唱一句: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拿电烙铁~”
某人的脸上仿佛挂满黑线:“那你干嘛不找个你们中文系的才子啊,两个人整日唐诗宋词风花雪月,多好。”
“好什么啊,一点都不现实。而且我不喜欢读中文的男生,比我有才的我嫉妒,没我有才的我看不上。~”
“那我呢?”
“你?你比较实用啊。”
“…我是说我是有才的还是无才的?”
“你猜。就你写的那狗屁不通恶心巴拉的诗歌,你说呢?”
某人做委屈状。

他在认识我之前写了很多所谓的诗,为了他那多年追逐未至的女神。事实上刚认识我的时候他也给我写了一首,是他写在纸上用照片拍给我看的——大概是因为我曾说过我喜欢字写得好的男生——我没有太看懂他的诗,不知道是仙侠风还是玄幻风,神奇而诡异。我只是看明白了勉强算是一首藏头:某某某从了我吧。看后也便一笑了之。

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让他给我写信。我是一名书信控,高中时和好友隔着同一个县城的两所学校,都一直用书信来往。交了男朋友之后兴致勃勃想过鸿雁传书之瘾:我要求他给我写信,他今日写,我明日回。

第一封信只有短短的半页,他把它交到我手里的时候硬是不让我打开,并且求我不要生气。我看着他哀求的眼神百思不得其解,打开信才知道只有寥寥数语。
“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仿佛一场雷雨经过。印象中学中文的女生需要用浪漫滋润……”
后面还有一些话,记不太清了。旁边画了一朵花,以及由很多线条组成的叶子。——后来的每封信里,都有那样的叶子。

有一次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嘛。他支支吾吾含糊不清,挂了之后给我回了个短信说他在给我回信,怕同学听到不好意思。
“哈哈哈。有这么恐怖吗亲?”我乐不可支。还有一回他在上实验课,告诉我他在实验室里给我写信被同学看到,同学们感慨:读中文的女生就是伤不起。
“嗯哼,你觉得伤得起不。”
“我…我…”

那一学期你来我往留下了不少信件,虽然厚厚一沓,但却极少涉及我们俩的感情,大多时间都在谈星星谈月亮谈人生理想谈社会哲学谈教育现状谈生命的悲哀,偶尔极其理性地探讨爱情思考情感的正确维系方式,一点也没有徐志摩《爱眉小扎》里的你侬我侬。

某日我在整理信件,室友见了,惊呼:哇,好多情书啊!你男朋友写的啊?
“确实是我男朋友写的,不过是信,不是情书。”
“那不就是情书嘛。”
我只好随手拿了一张给她看:“你看这哪一行字像情书了?”
同学扫了一眼,点点头:“好像确实不像唉。”
对于此事,我也曾同他抱怨:“亲,我都没收到过情书。”
“那么多人追你你没收到过?”
“就是没有嘛。你给我写一封嘛。”
“那你为啥不给我写?”
“你写不写嘛!”
“啦啦啦,不写。”
“你!”

大三下学期他去洛阳实习,在洛阳给我发短信:
“亲,我觉得你应该写小说。”
“写什么小说…”
“随便啊。比如我们的爱情。”
“…额。”
“写嘛!我回去之前必须写完几章,不然我不跟你一起吃饭!”他又开始耍无赖了。
“亲,你至于嘛。三岁孩子似的。”
“写嘛。”他还顺便带上了一个“痛哭”的表情。
“那你也写…”

他还真写了一系列《我和我的她》,那段时间我常常半夜睡了又突然摸手机看他博客里有没有更新,或是一遍一遍重复看他写给我的文字。
“我把我的诗给了一个女神,画给了另一个女神,但是我想说:我想把我的未来给你。”
“其实我也想给你写诗画画,但是怕你嫌弃。”
“我爱你,比爱1024还爱你。”
虽然,我到后来也没真正明白1024指的是什么,是那一串代码?

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写过如此感性的文字,他那贮藏心情文字的博客也逐渐荒废了,所有的心思都用来打造他的技术博客,从主页设计的颜色到每篇文章的字号,都纠结许久。
“亲,哪个颜色好看?”
“亲,帮我写个关于我的介绍好不好。”
“亲,帮我改改这篇文章…”

他的毕业设计论文是我最后帮他定稿的,从抠错别字到调整行文逻辑。他把那几万字的论文交到我手里,便得意洋洋的去旁边敲代码了,于是我只好盯着电脑屏幕给他修改。
“亲,你怎么这么厉害。”
“你还说。”
“以后我翻译或者写本书什么的,你就可以帮我修改校对。”
“你当我是你御用编辑啊?!”

直到现在,他还是用他自己独特的语法系统歪歪斜斜敲着技术博文,偶尔我看不过去他永远只会用“好”和“不好”做形容词在旁边嘟囔一句,偶尔看他语序错位帮他调整一下。他那理科生良好的逻辑能力明显不太适用于写文章这件事上。
“你这大标题和小标题没有层级关系,到底是干嘛的?”
“写你的技术文,更不应该因果颠倒啊,亲。”
“敢不敢把那些有的没的的噱头去掉?”
“嗯。嗯。嗯。”通常他都会这样,唯唯诺诺。

看着眼前敲击代码式文章的他,想到他写他会给我一个未来时的模样。理性与感性的交织,让人莫名心安。
“你什么时候给我写封情书?”
“写完这系列的博文吧。”

 

作者信息:

作者:鄢得諼草
关注作者微博

【寻ta驿站】QQ交流群:202877551 快来加入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