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爱情之七:和电脑的亲密接触

By 鄢得諼草, 七月 15, 2014

人醒则电脑开机,人睡则电脑未必关机。

用这句话来形容某人,实在再确切不过。

作为一个轻微强迫症,我接受不了离开电脑二十分钟以上不关机的行为。我始终相信,长期不关机将直接导致电脑病变衰老。

而某人对待他的电脑则明显要残酷得多,常年被他拆了卸卸了装不说,且还必须二十四小时时刻待命:时刻待机准备着,为某人的自私主义而奋斗。

 

“下午见你QQ在线,给你发消息怎么没回?”

“噢,我睡了个觉,不过没关电脑。“

“你睡觉干嘛不把电脑关了?方便梦游的时候起来玩电脑?”我抢白他。

“习惯了~”他并没有理会我的冷嘲热讽。

他电脑的光驱被他卸了,电池也被抠了,只剩下一个狼狈的外壳。

“做你的电脑真可怜,比做你女朋友还可怜。”看着他的电脑,我忍不住感慨。

“做我女朋友怎么可怜了?”

“要跟你的电脑抢男友啊。”

 

他出门一定要随身带着电脑,在我们去成都旅行之前,他对我说:“拉个行李箱吧,可以塞电脑。”

对此,我表示非常不能理解。“我们前后一共就去三天,玩的时间都不够,真的需要带电脑吗,亲?”

“带着呗,收个邮件发个东西什么的。”

我拗不过他,于是只好两个人拖着一个行李箱,拉着电脑,挤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

“亲,你订的青旅还不错嘛,房间里还有wifi。”

“嗯……”旅途劳顿,实在是太累了,我懒洋洋地回了他一句。

“oh my shit。Wifi连不上。”

“连不上更好,免得你一天到晚想上网。”我幸灾乐祸。

他那种一天到晚和电脑君亲密接触的行为,有时候真让我有一种砸了他电脑的冲动。

比如他的电脑有了一丝半点不适,他会废寝忘食地守着它;比如网站的服务器挂了,他会不分昼夜地照顾——恐怕睡梦中知道服务器挂了,都是会惊醒的吧?

“垂死梦中惊坐起,听说服务器挂了?!”

 

他的电脑上总装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系统,我打不开也用不来。

很多人都说,恋爱中的女孩是福尔摩斯,第六感奇准,循着蛛丝马迹都能嗅到男友的犯罪气息。

很不幸,我的男友是一只“黑客”,我想,如果他真的想对我隐瞒些什么,那么凭我这也能勉强达到120的智商也还是不够用——死也找不到真相的。

他曾无意间对我说过他的电脑里有他女神的照片,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我也曾偷偷扫荡了一下他的电脑文档,一面有些做贼心虚——握着鼠标的手不停地发抖,一面又不甘心,努力搜寻着,最终也只找到了一些无关风月的网络图片。

“哼。”我只好悻悻然作罢。

但是有一个电脑控男友,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不是那么难。随便在哪个搜索引擎里键入任意一个中文名英文名网名笔名都能收获颇丰——谁让他喜欢游走在网络的世界里呢。虽然,搜索结果里最多的,往往是我看了半天还不知他所云为何的,他的技术博客。

不知道是不是恋爱中的女孩都会和我一样有一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阶段,那时候总觉得自己了解他太少,那时候总怕全世界都会和自己抢男友。

无聊的时候,或者说没事找事的时候,我就开始在各大搜索引擎里搜索他的名字:中文名英文名他常用的昵称账户,从谷歌到百度,从贴吧到我们学校的废弃论坛,舍去那些技术博客,却也着实挖出了不少他的另类历史,每每看到不悦处一个人凄凄惨惨戚戚,却也只好将他对他女神多年追逐多年成习惯的爱慕发泄成砸鼠标敲键盘的噼里啪啦。

还好,他通常不对我隐瞒什么。否则,我会是一枚很累的福尔摩斯女友。

 

他到Thoughtworks上班之后,便用上了公司的Mac Pro,从此我见他的电脑只好只敢远观而不敢亵玩——我怕玩坏了我赔不起。

“得了吧你,就你那点功夫还不至于把它玩坏。”他一点也没有要顾及我自尊的样子,毫不留情地打破我“也许多碰两下就会玩坏”的YY。

即使我不能玩好电脑,那也请给我点尊严,好歹这点破坏力功夫,我还是有的吧?

我几乎不碰他电脑,所以实际上也真没有玩坏这一说。倒是他自己的ThinkPad,经不起他常年如一日的“热情”对待,终于在他的新一场试验中光荣阵亡。

“电脑坏了…… ”他在空间里说。

“啥,大神的电脑坏了?!”有人回复。

“唉,把一台明明才用了三年的电脑活生生透支了六七年的性命,任谁都会劳累过度猝死的吧?”我在一旁感慨。

那段时间恰好他实习结束,离正式入职还有小半个月,公司的电脑也不在身边。

没有了电脑的日子,于他而言仿佛失恋了一般,失魂落魄,连续几天都如蔫了的花,无精打采,对我爱理不理,一副人生无望的模样。

“你是死了老婆还是死了儿子啊。”我看着他像是被霜打了一般,忍不住抗议,“电脑坏了又不是我不要你了,你怎么跟失恋了一样!”

“呜呜,我老婆不要我了,呜呜。”他刚打了个喷嚏,就往我身上揩。

“行行行,你跟你的电脑君殉情去吧。”

算起来,他的电脑也算是死在了其兢兢业业的岗位上——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刻还肩负着他折腾人生大业的艰巨任务——因公殉难,光荣阵亡。

跟了他三年不足的ThinkPad,短短一辈子换了不知十几数十个系统,不知被拆来卸去折腾了多少回,合适的、别扭的,横竖都在它身上尝试过了,缺胳膊的、多腿的,也都被强加着装来换去。“装了内存卸硬盘,ThinkPad今何辜?三天两换主屏幕,要不阵亡也是苦啊!”

 

想起他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你是老大,电脑行二,手机小三。”

想了想他的电脑的命运,不由自求多福。

还好,暂时,我还是一枚幸运的老大啊!

 


新浪微博@鄢得諼草

作者信息:

作者:鄢得諼草
关注作者微博

【寻ta驿站】QQ交流群:202877551 快来加入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