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爱情之十七:当爱情遭遇远程调试

By 鄢得諼草, 十一月 16, 2014

爱情的模式拥有千千万万,然而每一段爱情里,都逃不过一段被调试成远程模式的过程。

中国古代的爱情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秋色染透天涯,他仍默念西风独自凉;东风破尽年华,她还待月西厢懒梳妆。此情此景,的确也令人憧憬,直到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也只好说一句:是寻常。

只是我想起了也有痴情女子频频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没有一对有情人会不希望朝夕相伴、日久天长。要我说:两情若要久长时,更需在朝朝暮暮。

“难道你还想异地恋吗,异地恋不靠谱……”

 

算起来其实我俩异地的日子实在是没有多长,两年的时间里加在一起也就是分开了几个长长短短的寒暑假。似乎每一次离别都是他把我送走,也似乎每一次相聚都是他在火车站或是机场接我。一直不知道那种目送亲友离去,而后一人黯然转身的感觉,是不是也会有那么一瞬间,即将眼泪决堤?

很久以前有朋友说过我是个冷情的人,遇到他之后他似乎也曾如此评价过我,仿佛我很难对任何东西产生稍稍炽热一些的感情。总之,我们分开的日子里,我可以淡漠到仿佛忘记自己有男朋友这件事。

第一个寒假,我结束期末考试的时候他才刚刚开考,我沉浸在归家的喜悦之中,当然也不忘了打趣他一番。

“喂,放假了会不会想我啊。”

“不想。”他回的果断而决绝。

我哼哼唧唧了一番,做出不高兴的样子。

“那你想我不?”他反问我。

“你都不想我,我干嘛想你。”我没好气地说。

因为和老乡订的是次日一大早的机票,只能晚上去机场。临走前,他将我送上大巴。

突然,他说:“要不是明天有考试,就陪你去机场了。”

我愣了一愣,没有说话。习惯了平日里的冷嘲热讽,猛地矫情起来倒还不会接招了。

我抱了抱他,就钻进了车厢里。

 

分开的日子和谐平静而祥和——当然,这只是我希望的。我总是以为我一天到晚缠着他聊完QQ聊微信,聊完微信发短信,这样我们就还是朝夕相处形影不离了。

“干嘛呢……”

“你能不能不要老缠着我……给我一点自由的空间行不行啊!”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好吧。”冷情如我,也就开始了我的冷暴力。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只是需要一个一天24小时1440分钟随时待命陪我聊天的话友而已,就像不知道相隔两地的时候他会怎样的想起我一样——我只知道,我很想和他说说话。

有时候会想,我爱他吗。尤其是分开的时候,我找不到那种想念是呼吸的痛的感觉,找不到任何轰轰烈烈的心动的爱。

我只是会百无聊赖地在网速不好的时候点开一个网页,而后在等待页面加载出来的一刻,想想此刻的你又在做些什么。

听音乐?玩游戏?写博客?敲代码?

你会不会也在敲代码的时候偶然停下手指,想起远方的我此时此刻正好也想起你。会不会也偶然因为想起我,忘了下一窜字符究竟是什么——就像我走神的时候,总是突然就不记得自己要说什么了一样。

“你想我不。”

“想。”

 

 

去年国庆前夕,他的钱包放在我的包里——丢了。又值艰难地找工作之际,他的心情总是不很美丽。他心情不很美丽的时候就容易发火、凶我。我也只好默默咽回百转千回的一肚子想说的话,不敢再说什么。

我想拉他出去走走,他说丢钱丢身份证哪儿也不想去。

“你最近身体这么差,回家调养一下吧。刚好我也可以一个人静静,做做自己想做的事。”听起来很为我着想的,他对我说。

“你这是赶我回家么?所以你还是觉得我打扰你了。”

他没有说话。

“那我回家了。”订完机票的瞬间我的心情又变得晴朗开阔,整理行李归心似箭。一方面想到家中美食,又一方面凭我对他的了解,我知道等我走的那一瞬间,他就会后悔的。

他依然送我上的机场大巴。

晚饭时间我已然抵达杭州,欢呼雀跃地同他秀杭州夜景。

“快吃晚饭的时候习惯性想给你打电话等你一起去吃饭,掏出手机之后才意识到你回家了……”

“怎么,现在就想我了?是谁拼命赶我回家的。果然距离产生美啊,嗯哼。”

“额,好吧。”他有些尴尬的样子。

距离产生美这件事,在路途遥远、隔山阻水、风雨不共的前提下,的确会强化美感、加深思念,但同时,也淡化了各种各样点点滴滴的感觉。

就好像,有时会突然忘了——我还爱着你。

 

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分离数次,印象最深的一次分别是他去洛阳实习。

一个晚饭时间他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看到他的来电的时候我很惊讶:“喂……你是不小心打出来了嘛?”

因为,他几乎不会主动在分开时候给我打电话。(Hardly ever =Never。)除非我强制要求,“你是不是应该在过年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你是不是应该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甚至他的母上大人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峰达在旁边,要跟他说吗?”“那就跟他说几句吧。”

某人接过电话,“有什么说的么?没有就挂了吧……”

你没有看错,他就是这么的高冷——不对,是矮冷。

“没有啊,就想给你打个电话呗……”

“想我啦?哈哈。”

“不想你,想某只猪。”他总是这样。

他实习结束回来,到西安已经是晚上了。“喂,你来不来接我啊。”

“好的啊,去接你。”

“不是吧,你还真要来接我啊?太晚了,算了吧。”

“我说的是去学校门口接你啊,逗逼。”

“……”

良久之后,夜色已深。正准备换了睡衣上床睡觉,电话响起。

“快到校门口了,下来不……”

“现在?!寝室楼下都快关门了吧…..我都准备换睡衣了。”

“下来一下呗,这么多天没见了。”

我只好披了一件外套慢悠悠地下楼,远远看到他拖着行李箱按住书包飞奔而来,身上穿着的那件我很不喜欢的夹克衫一晃一晃。

他把行李箱往地下一扔就抱住了我,快得我都来不及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

“嗯…..给你带了礼物。”说着他放开我翻箱倒包,搜了几盒糕点几个手链给我。“还有一盒明信片,不知道塞在哪里了,明天给你吧。”

那一瞬间,觉得他挺可爱的。

 

今年十月份,他们公司组织他们新员工去印度为期一个多月的培训,而我又恰好报名参加赴泰对外汉语实习。前后时间错开,整整异国半年。

他临走前的那几天,他发现我总是动不动就开始生闷气。

“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你至于动不动就生气么?”

我们在街上走着,穿过马路去超市给他买出国必备的老干妈。他拽着质问我,我没有说话。只是拉了拉他,示意走吧。

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我舍不得你而已,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掩盖我的离愁别绪。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别离的恐惧,我一直以为我依然可以毫无所谓。我以为只要依然QQ微信保持联系纵隔万水千山也是心心相依,我想我需要把自己扔在没有他的宠爱与照顾的环境下生存一段时间,学着适应不再有你陪我加餐饭,不再有你伴我病时难眠。

他走的那天我没有送他,事实上还是他送走了我——他紧紧抱了抱我,目送着我去上课。转身离去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眼泪似乎呼之欲出,又很快被我45度仰望天空——咽回去了。晚饭时间我一个人在宿舍里吃着从食堂打回来的冷饭,室友回来看到我,很惊讶:“你没有跟你男朋友去吃饭吗?”

“哦,他出国了。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吧。”我淡淡回了一句。

“啊,你有去送他吗?”

“没有……他目送我去上课之后,自己去公司的。”

“你们要分开这么久你居然都没有去送他啊?异国唉!”室友感慨道。

“嗯……反正,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啊。”

只是我不知道我走之后,他一个人收拾行李离开,是不是也有那么几分落寞。

那天他的航班好事多磨,西安起飞便开始晚点,北京转机时航班直接故障延误,原来第二天早上九点便能到的飞机,硬是延误到了下午。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我从梦里醒来。恍恍惚惚好像记得他给我发微信说他到了,于是按亮手机打开网络,刷了一遍微信和QQ的新消息,看到只有些无关紧要的信息,方知是自己做了个梦,便又继续睡过去了。但是我没有关流量,我怕我没有第一时间收到他平安落地的消息。

那一整天我都在神经质般的提心吊胆中度过,我在心里盘算着也许他会晚两三个小时,或许能在十一二点时分收到他的消息,微信的每一个提醒我都不敢错过。

直到下午近四点的时候,微信声响:终于到了。

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泪如雨下的冲动。我重重喘了一口气,“嗯,终于等到你的消息了。平安落地就好,我睡会先……今天等你的消息等得有些神经衰弱了。”

直到今天他回国了,我也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会有那样紧张的感觉,好像时间的每一秒,都扣人心弦。

他走之后的半个月里,我总是睡着睡着就开始哭。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的眼泪从何而来。我总是在夜深人静里等着等着,等着与我有两个半小时时差的他也已经十一点了,等着他连哄带劝地让我早点休息。

 

我现在在泰国一个叫孔敬的小城市里写下这些文字。

我这里的天,已经很黑了。你那里的夜,应该快深了吧。

我写完这些文字的时候,你是否也敲完手中的代码,调试完这一段远程的爱情了?

 

“我这里天刚刚亮了,

你那里呢?

我这里天气很炎热,

你那里呢?

我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

陌生的有些熟悉了,

你那里呢?

我又开始想你了,

而那你呢?”

 

 

作者信息:

作者:鄢得諼草
关注作者微博

【寻ta驿站】QQ交流群:202877551 快来加入我们吧。